首页科技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:避免日本式发展停滞,关键在于提升创新机制和市场活力

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:避免日本式发展停滞,关键在于提升创新机制和市场活力

沃鑫才子沃鑫才子时间2023-07-25 12:48:00分类科技浏览22392

(原标题: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:避免日本式发展停滞,关键在于提升创新机制和市场活力)

▲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丁安华

7月13日至14日,由证券时报社主办的2023中国金融机构年度峰会在深圳举行。此次峰会以“新形势 新机遇 新征程”为主题,吸引了来自银行、保险、证券、信托、期货逾千名行业精英参加。

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在会上发表题为《高质量发展:创新型国家的经济学意义》的演讲时表示,避免日本式发展停滞,是我们伟大复兴路上的“必考题”。

丁安华认为,除了扭转出生率下滑的势头外,最为关键的就是提升中国的创新机制和市场活力,“只有通过创新提升全要素生产率,才能对冲劳动人口收缩的负面影响,才能确保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”。

避免日本式发展停滞

要避免日本式发展停滞,应首先对日本经济衰退或陷入经济停滞的原因有正确认识。

按照市场汇率调整计算,日本经济总量曾在1994年达到美国经济总量的68.5%,之后掉头向下,差距不断拉大, 目前只有美国经济总量的15.7%,“日本第一”成为空话。

而我国与美国经济总量的关系,去年已经超过日本当年的峰值水平,但由于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,按现价汇率计算,中美经济总量的对比已呈现向下的关系。

在反思日本1990年代泡沫破灭后的发展困境时,野村综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提出了“资产负债表衰退”的概念,让人耳目一新,近期也再次在朋友圈中走红。

丁安华认为,“资产负债表衰退”的框架大致能解释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出现的问题,但用于解释日本近20年的经济停滞缺乏足够说服力。

“因为从本世纪开始,日本所谓资产负债表被动的收缩,特别是由于资产价格下降导致的收缩已经结束。”丁安华说。

日本的问题出现在哪里?为寻找长期停滞背后的深层原因,学术界逐渐将眼光聚焦到日本特定的人口因素之上。

据了解,日本劳动人口1991年见顶,总人口2008年回落,老龄人口占比快速攀升,成为老龄化程度最严重的国家。

同时,日本劳动人口和青少年人口迅速萎缩,老龄抚养比(每百劳动人口抚养多少65岁以上的老龄人)已超过50,在可预见的未来还将上升。而中国的人口结构正步日本的后尘。

“日本劳动力萎缩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负面的,短期不可逆转。”丁安华称。他认为,若要对冲人口因素的负面影响,需要在资本投入和全要素生产率增长上有明显的正向贡献。

“遗憾的是,这两个方面日本的表现极不理想。”丁安华表示。

创业投资的“韭菜现象”

丁安华认为,全要素生产率不完全体现为简单的技术提升,而是资本开支、人力成本之外的内容。

“理解全要素生产率更重要的是理解那些没有被成本化的因素,譬如公司治理、企业家精神、创业理念、市场环境的不同,甚至应该归结为一个更加宏大的资本市场、金融市场能提供的机会。”丁安华说。

为何日本会出现全要素生产率增长乏力?这与日本资本市场的机制,尤其是私募股权投资活跃度不足有关。

日本的优势产业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产物,集中在汽车、电视机、家用电器、电子产品、光学仪器等行业。近二十年来,日本创新型经济发展动力不足,在移动互联和人工智能时代处于落后的位置。

一个明显的例证是,日本的创业股权投资基金规模偏小,创业投资市场不活跃,没有出现如同美国硅谷或中国深圳这类创业十分活跃的区域。

数据显示,疫情前日本初创公司每年获得的风投资金约为十亿美元量级;与之对应,美国和中国初创公司分别融得几百亿甚至上千亿美元。

“更重要的是这部分创业投资与资本回报的关系。北美市场此类投资回报保持强正相关,而日本创业投资回报偏低。”丁安华称。

他认为,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讲,这种现象叫做“韭菜现象”,投资越多、回报越少、惩罚越大,“所以日本经济形成了一个负的惩罚创业投资的机制”。

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:避免日本式发展停滞,关键在于提升创新机制和市场活力

高质量发展启示录

为何日本会在新一轮技术创新中落伍?原因有很多方面,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可能还是与老龄化相关。

日本目前的人口年龄中位数为48岁,高于中美10岁。而高科技创新,大多是年轻人的志向。

麻省理工调研发现,校友创业的年龄存在日益年轻化的趋势,最活跃的创业年龄段从上世纪70年代的30-40岁,下降到目前的25-30岁。

“日本人口逐渐老龄化,日益偏离最佳的创业时间窗口,也许是他们在此轮以移动互联、人工智能、机器学习为主的创新浪潮中被抛下的主要原因。”丁安华称。

但人口因素不能完全解释美国、德国、韩国等创新型经济体的存在。丁安华认为,关键还在于建立一个活跃的资本市场,将创业投资家与创业企业家联系起来。

“一边是有梦想、缺乏资本的年轻人,一边是具有财富但可能已经失去创业能力、创业冲动的投资家,二者需要结合。”丁安华说。

从这个角度来讲,对中国的启示在于,我们要建立一个创新型的国家,关键是要资本市场、金融机构能为创业提供一个市场机制。

“这个机制既有一部分年轻人充满梦想,又有一部分创业投资者愿意提供资本支持,投入中国原创性的开发,才能够提高我们的全要素生产率,避免走到日本的这条‘韭菜’式曲线。”丁安华总结称。

责编:李雪峰

校对:王锦程

心血管病互金石油输出国组织动力电池meta标签
新加坡著名学者马凯硕:“亚洲世纪”来临,美国遏制中国会失败 无人机产业规范化发展有法可依